劳动民生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字体: 【打印】
清一色"情"字做招牌 低俗话剧深陷"滥情"泥沼
2006年1月11日 05:02
[我要留言]

上 海

导 读
  • 上海开通行贿"黑名单"查询系统
  • 下半年刷卡乘公交车有望打折
  • 沪6成女性遭性别歧视
  • 黑幕:电视"三无产品"应付投诉有"剧本"
  • 网上出售毕业证编号 千万学子信息被泄密
  • 时尚白领年关淘"绝当品"
  •   以白领青年为主要观众对象的小剧场话剧,已深陷“滥情”泥沼不能自拔。去年在上海上演的小剧场话剧90%以“情”为卖点,并且多数改编自网络情爱小说,不少网络小说格调并不高。然而这些主要描述男欢女爱、三角恋甚至畸恋的改编作品,大多得到了白领观众的捧场。

      一位话剧制作单位的宣传负责人深有感触地说,“以后根本不能排演正剧,只能排小剧场话剧。”在圈内人士的眼里,小剧场话剧已经成了“滥情”话剧的代表,但却是票房的保障。

      岁末四剧离奇火爆

      从去年春季开始,沪上小剧场话剧力推“情爱”概念。“在爱的名义下”小剧场演出季上,《卡布其诺的咸味》宣传词意味深长地说“孤独的灵魂,割裂的心灵,女人的尴尬,男人的无奈,怎能承受生活的真实?”;而《电话方程式》则“选择了婚姻,选择了丈夫和妻子、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作为折射作者情感的载体”
    。以小剧场话剧为主攻目标的上海现代人剧社,是情爱话剧的忠实制造者,剧社的票房成功之作《单身公寓》十分受白领青年欢迎,已经被该剧社认为是海派情爱话剧的“标本”之作。

      今年1月开始,贺岁话剧市场忽然之间全被情爱话剧占领,一下子有4部作品几乎同时上市。《在床上》、《恋人》、《最后一个情圣》、《爱在普罗旺斯的季节》等在演出市场上都十分受欢迎,有的甚至还接到了外省市演出的订单。极端例子是,其中有两部情爱话剧在同一个剧场的楼上和楼下同时演出,竟然都保持了100%的出票率。这样的上座率让人恍惚回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上海话剧的黄金鼎盛时期。

      剧名能否唬人是关键

      小剧场话剧大走情爱路线,圈内人士认为,选好剧本是成功的第一步,最直接方便的方式是改编现成的网络情爱小说。然后,最关键的一个步骤,就是宣传包装时给话剧取一个能唬人的剧名。

      改编自石康小说《晃晃悠悠》的小剧场话剧,被取名《在床上》,被不少网友直称“绝对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而由网络小说《我怀上爸爸的孩子》改编的都市情感剧《恋人》,前期宣传突出了网络小说夸张的名字,也吸引了不少白领的眼球。

      有业内人士承认:“《在床上》取得票房佳绩,很难说不与编创人员刻意取夸张剧名有关。”针对某些白领观众的“猎奇”心理和好奇心取剧名,已经成了情爱话剧票房火爆的“必杀技”。上海热线网站日前以“你是否觉得《在床上》的剧名有些暧昧”这个话题做过网络调查,48.94%的被调查者认为“对此已习以为常”,虽然有27.66%的人反感这个庸俗的剧名,但仍有23.4%的被调查者坦称,看到这个剧名后,“产生了兴趣,很想看这部话剧”。

      23.4%被调查者的回答显然符合小剧场制作者的创意初衷,换句话说,《在床上》的制作迎合了这批潜在观众的观赏需求。

      实际演出并不开放

      然而遗憾的是,被吸引进剧场的多数白领观众很快就有了不满足感,其实这几出在宣传上异常暧昧的情爱话剧全都经过了“处理”,让人隐约感觉“尺度会大胆”的一些场景“一点问题都没有”。演出现场的情色内容远不如剧名和改编小说本身来得“丰富”。

      《在床上》自去年12月中旬起开演,迄今为止场场满座。而记者观看完全剧,始终没有发现有任何尺度上的问题。这部戏只是紧扣生活中的“床”戏,但没有床上动作。前天,演出结束后,有观众还在向记者抱怨:“没露嘛,只是名字有点性感,有点故弄玄虚。”

      看不到被剧名误导之后想像中的“开放场面”,但以休闲娱乐为目的的白领观众,鲜有想投诉剧组的。一位白领女青年说出了大家无奈的想法:“来之前就有被骗的心理准备,剧名起得这么吓人,树大招风,我估计绝对不会有什么大胆的内容。来看这个戏,说穿了就是想看看他们把网上的小说表达得怎么样。大家忙了一天了,好不容易下了班,不想再上剧场来受教育,放松一下就可以了。”

      低俗化冲击传统话剧

      整个2005年,沪上卖座的话剧几乎清一色是情爱话剧,不管是年初的《琥珀》,还是年中首演的《蛋白质女孩》、《最后一个情圣》,年末的《恋人》、《爱在普罗旺斯的季节》等,都有稳定的白领观众群前来捧场。倒是鼎鼎大名的北京人艺抵沪演出《雷雨》、《天下第一楼》等传统话剧时,均惨遭滑铁卢,票房惨淡。以至于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要上一部正剧,都需要反复论证,仔细做市场调研,无非是被亏损的压力搞怕了。

      一位话剧制作人坦率指出,“并不是我们不做正剧,事实上每做一部正剧,票房都不是很好,除非是包场的定向话剧。商业话剧第一考虑的就是要赢利,我们必须得迎合市场,必须得做观众爱看的话剧,就像电影,你首先要做的是把观众请进剧场来。当然,现在观众爱看的就是那些话剧。”

      尝到情爱话剧票房甜头的上海现代人剧社,今年计划上马十余部此类题材的小剧场话剧,继续坚决地以“情”字做招牌。不少话剧界前辈担心情爱话剧成为市场主流,将会错误引导未来的话剧观众,让他们产生“话剧原来就是这样的”错觉。并且,不少情爱话剧由于本身存在迎合白领观众猎奇心理的问题,部分存在着低俗化趋向。如何健康地引导观众,拔高此类话剧的主题,是摆在话剧制作者面前的一道难题。

      对于越来越明显的低俗化趋向,情爱话剧乐此不疲的制造者们目前只能无力地回答:“我们所做的戏完全符合所有规定。”□摄影海金



    上海频道推荐阅读

    襄阳路市场关门前夕
  • 2005年度上海新闻评选
  • 高学历人士阅读状况堪忧 畅销书缺乏文学作品
  • 白领"背出"公益旅游新概念 "多背一公斤"赠贫困儿
  • 宜家车场收费引尴尬 "免费餐"搁浅于"鹊巢鸠占"
  • 2006年基础教育工作要点公布 中小学生要"下乡"
  • 精神病旅客空中抛钱 好乘警一张一张捡起百元大钞

  • 雍和镜头中的上海2005
  • 千里来沪闹市弃子 今如无人认领男孩移送民政部门
  • 家政公司进高校招兵买马 大学生能解春节保姆荒?
  • 上海频现注射隆胸不良反应 FDA:谨用这种隆胸方式
  • 超载车猛撞爆胎车 乘客被自己车轮碾过离奇身亡
  • 低俗话剧深陷"滥情"泥沼 后街男孩沪上成熟开唱
  • 舍弃电子鼓点以及合成乐器 后街男孩沪上成熟开唱
  • 选稿:陈誓骠 来源:劳动报 作者:刘小军剑华苑文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