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民生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零距离倾听部分职工新年心声:坚信明天将会更好
2008年2月11日 09:37
来源:劳动报 选稿:陈誓骠
  编者按:希望是一种动力,有希望才会去追求,有追求才能有发展;希望还是一种信任,把希望播种在心田,是基于这样一种基本判断:春天播下希望,秋天一定会收获成果。生活在最基层的一线职工,他们也许会缺这少那,但从来就不缺希望,他们始终抱着这样一个信念:明天会更好。请听听部分一线职工在新春期间倾吐的心声。

  希望侵权事件一年比一年少

  ●零距离倾听者:记者李琳

    ○倾诉者:包莹(普陀区某小区下岗女职工)

  去年,我工作了6个多月的单位老板忽然换了。一开始,新老板郑重承诺,继续留用我们,工资待遇一律不变。但没想到,新老板熟悉了相关工作流程后,就把我们一脚踢开,只给了一个月三分之一工资的补偿金。找单位评理,老板很牛气地
说:“就这么多,爱要不要!”

  面对这样牛气的老板,我一度想放弃自己的权益,一来,钱也不是很多,二来,一想到要跟单位打官司,还是有点怕,想想我一个人的力量对抗一个公司,心里的确没底。但单位当时的态度确实令我非常气愤。后来,我申请了劳动争议仲裁。劳动仲裁工作人员告诉我,再拖一天,我申请劳动争议仲裁时效就过了。说实话,我工作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仅仅五六年,但合法权益遭遇侵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虽然,政府和工会每次都帮我讨回了公道,但打官司确实让人心烦。

  听说《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将于今年5月1日起施行。这部法律不仅延长了仲裁时效,而且还免掉了劳动争议仲裁费用、缩短了仲裁审理期限、增加了用人单位的举证责任。我在之前遭遇的两次不愉快经历中发现,60天的仲裁时效对我们来讲,的确短了些,我们往往不能及时知道自己的权益遭受侵犯、经常会在漫长的劳动争议仲裁前犹豫不决,同时其间的成本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承受的。我之前一次劳动争议仲裁前后就耗费了半年多时间,对我这样一个普通的打工者,抛开相关费用不讲,时间也是很熬人的。

  鼠年新年,我的心愿一是今后别再让我碰到原单位那样的老板;二是希望所有职工在自己的合法权益被侵害时,都能够勇敢地拿起法律的武器;三是有关劳动争议法律法规能够不折不扣得到实施,职工合法权益能够及时得到保障。

  形成强势合力促建会

  ●零距离倾听者:记者范国忠

    ○倾诉者:俞雄男49岁(松江区叶榭镇总工会主席)

  我从事工会工作刚刚一年。时间虽短,其中的甘苦尝到了不少。单说工会组建吧,近几年,我镇符合建会条件的外资企业,90%以上都已建会,余下的就多为建会“老大难”外资企业了。有家外企,去年3月我第一次上门与经营者沟通。根据经营者要求,我详细地介绍了中国工会的性质、基本职责、社会职能以及建立工会组织的法律依据等。听了我的介绍,这位外企经营者当即表示一个月内支持职工建立工会。

  原以为,这家外资企业很快会建会。谁料,一个月时间过去后,外企丝毫没有建会的举动。于是,我和镇总工会以及镇政府有关职能部门的同志,又先后5次上门进行沟通,直到7个月后才有了成果。

  眼下,到企业推动工会组建,基本上是“啃硬骨头”,没有千辛万苦的汗水付出,就不会有比较好的建会率。去年,我为建会,下企业到经济小区等50多次,调查研究,沟通协调,不言辛苦抓建会。

  时序更迭翻新页,又是一年阳春到。我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工会工作的体制和机制进一步创新,与政府职能部门和社会各界有一个更密切的信息互通、行动配合联动机制,促使推进工会组建形成更强大的合力。

  期盼节后能够早日上岗

  ●零距离倾听者:记者李貌

    ○倾诉者:芮俊男28岁(虹口区欧阳路街道待业人员、大学法律专业本科毕业)

  我读的是法律专业,找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民营企业干电工活,与所学“风马牛不相及”。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了一家演出公司负责人,对方发现我本分、肯动脑子,就聘我做演出经纪人。别人以为我交上了好运,能与中外知名演员打交道。其实种种苦恼只有我自己知道,一是公司不肯与我签劳动合同,不缴“四金”;二是自己的收入要靠业务提成,而且工作时间特长。奔波了1年半,我还是辞去了这份工作。

  一度,我陷入就业困惑。前不久,我们欧阳路街道建立了旨在帮助青年成功就业的“零距离问职空间站”。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报了名。街道总工会邀请区劳动部门职业指导师为我们提供“一对一”指导,一方面帮助我明确自身的职业定位,一方面向我介绍工作岗位。节前,我被社区工会推荐到恒泰证券祥德路营业部,从事客户接待工作。目前,有关培训已经结束。

  我的新年心愿很简单,希望节后能够早日上岗,真正得到这份工作。同时,我想替同龄人说几句,希望政府和社会对青年人的就业多加关注,像街道总工会那样提供就业指导,多提供一些岗位,体现就业公正,实现人尽其才。

  收入年年有个新高度

  ●零距离倾听者:记者王枫

    ○倾诉者:王洪春男56岁(浦东巴士隧道六线驾驶员)

  1988年进浦东公交公司至今,我在这一行也干了20个年头啦。回想上世纪80年代,公交公司还是“挤破头想进来”的全民单位,如今,却面临招不到年轻人的尴尬局面,什么原因?还不是开公交车工作辛苦、收入低,做父母的谁愿意把子女送到这里来?今年“两会”上,市人大代表、49路的马卫星算是说出了我们公交职工的心声。

  就拿我来说吧,我年纪大了,一般是做三休一,平时不太加班,去年的月平均收入大概有2700元左右,比2006年每月增加了三四百块钱。在同行当中,我这个收入水平可能还算好的。这两年巴士集团、浦东新区和公司正在想方设法增加我们一线职工的收入,比如,通过安全奖、星级奖、红旗车组等各种渠道,让我们一线司售人员的钱包变得厚一些。巴士集团也定下了三年增资目标,提出2008年一线驾驶员年收入要达到4.4万,世博会召开前达到5万大关。公司的这些举措让我们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但坦白讲,不少效益差的公交公司职工目前每月只有1000多元的收入。这实在是太低了。

  在我们这些老职工看来,公交其实属于公益性服务。既然是公益性服务,就应该有公益性政策,不能讲服务时,强调公益性;讲经济效益时,就强调市场性。政策不清晰,导致我们公交职工收入上不去,反过来又影响了服务质量。我就希望政府对我们公交有一个明确的定位,公交职工的收入年年有一个新高度。

  但愿天下无“新闻”

  ●零距离倾听者:记者唐海华

    ○倾诉者:王业斐男28岁(劳动报从事工会新闻报道的记者)

  大年三十晚上,我坐在电脑前,把自己一年刊登的新闻在电脑里浏览了一遍,这一年的工作经历像电影一幕幕从眼前掠过,有职工的欢笑,有农民工的泪水,有工会工作者的心酸,也有我自己的无奈。

  作为一名维护职工权益、关注工会工作的记者,在去年一年的新闻报道中,有的新闻让我始终难忘,有的新闻曾让我彻夜难眠。

  去年7月,我在松江一家实业公司里看到,几百平方米的车间内飘散着阵阵白色气体,那味道闻起来让人喉咙发甜,一打听才知,蒸气里含有铅。当时车间里有六七个工人在几乎没有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工作,此情此景让人震惊。厂里的3名职工已经严重铅中毒。暗访当天晚上,我彻夜难眠。第二天我写了一篇报道,第三天车间停工了。虽然结局不坏,但职工所受的伤害已经无法挽回。

  去年6月,作为特派记者,我去山西洪洞县采访了震惊全国的“黑砖窑”事件。在一个个砖窑里,我看到那些受到迫害的工人,感到自己仿佛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这是一个没有法律、缺乏人性的世界。和那些寻找孩子的父母们在太行山上奔波,看着他们发疯一样地在已经撤空的砖窑厂里搜寻,看着他们哭喊着叫唤自己孩子的名字,每一个在场记者都忍不住流泪。

  说句心里话,作为一名记者,每当看到有侵犯职工权益的新闻事件发生,我的“新闻神经”总是高度兴奋,总想挎上包第一个冲到事发现场。对记者来说,新闻有时比生命都重要。

  但是,在采访中,看到那一双双无助的眼睛,我又希望这个新闻没有发生,没有职工被侵权,没有人是受害者。所以,在对新闻的渴望和对弱者的同情中,我完成了一篇篇的批评报道,心情无比复杂。

  目前,我国有关维护职工权益的法律法规已经基本形成了体系,关键是要严格执法,维护法律的尊严,使法律在最大限度上发挥应有作用。但愿明年,再没有类似上述的新闻事件,这就是我的新年愿望。


  • 弱冷空气影响申城 近期多云
  • 黄金周过半部分游线降价50%
  • 春节楼市未见起色 或清淡数月
  • 50多款新车争闹鼠年
  • 医学专家:最好选偏素饮食
  • "三笑"晚会收官荧屏贺岁戏

  • 上铁迎节后首个返程高峰
  • 2008年春节市民旅游指南 足不出"沪"玩转上海滩
  • [独家]"五鼠运财"财源滚滚来 迎"财神"属谁最牛
  • 上海铁路迎节后首个返程高峰 正月十六前后达最盛
  • 申城爆竹声声迎财神 市民期盼鼠年money数不尽
  • 春节申城日均逾8000人出境游 日本等地成热门游线
  • 沪白领童心未泯热衷"宅游戏" 乱放鞭炮成最不雅行为

  • 吉祥树边许鼠愿
  • 看老手艺,回味儿时生活 一副扁担一台戏,真热闹
  • 动物宝宝新春扮靓"秀"绝活 小囡温习"海派"年文化
  • 就业信心指数创两年新高 职工心声:收入新年新高度
  • 体育差一分,甩几条马路? 为中考初三生寒假恶补体育
  • 下厨、个唱两不误 刘若英春节为家人烹制"狮子头"
  • 称"自拍门"是悲哀 谭咏麟今晚在沪高歌索要"红包"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