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劳动民生>>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沪上首个"医告患"官司拟开打 医务工会紧急援助介入维权

2008年6月30日 02:53

来源:劳动报 选稿:崔笑愚

  6月25日上午,61岁的岳阳医院肿瘤科老教授钱钢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右眼血肿,那是半个月前病人家属用重物在他脸上留下的印记。“为国难而献身是有价值的,为曲解侮辱而流血是悲哀的。”教授老泪纵横。

  “不能再让医务职工忍气吞声、流泪流血。”市医务工会常务副主席周崇礼沉痛地说。记者昨天获悉,“医务职工人身权利受侵害联动报告援助机制”即日起正式启动,钱钢教授有望成为沪上首个因被殴而状告病人家属的医生。

  事件回放:老人医院跳楼身亡

  6月9日,身患肺癌晚期多发转移的81岁病人黄海(化名)入住岳阳医院。身高1.65米的老人体重只有35公斤,皮包骨头,急促地喘着气。肿瘤科医生开了医嘱,告诉家属老人可能熬不过这两天,请一定要陪夜。晚上,老人的儿子回家后,黄老先生情绪十分烦躁,多次向护工表示,不愿住在医院,想回家。

  6月10日凌晨1时25分,护工给家属打电话,告知了老人的情况。家属表示,明早再来看父亲。1时55分,护工去倒痰盂,返回后发现老人不见了。值班医生、护士和护工立刻寻找,最终发现黄老先生已经跳楼身亡。

  目击者:教授被打倒在地上

  住在医院附近的肿瘤科主任钱钢接到电话后立刻跑步到医院。

  老人的儿子女儿女婿先后赶到医院,情绪比较激动。交涉中,一位家属手中盛有金属压舌板和手电筒的盘子脱手,砸到钱教授面门上,教授眼镜被打飞,接着,又有一人伸出了拳头……在外科急诊室,步履蹒跚的教授没走几步就倒在地上。经检查,教授头脸部裂伤,颌面部软组织挫伤,右眼玻璃体后脱离,可能留下视网膜剥离的后遗症。

  家属:伤势是无意造成的

  黄老先生的儿子小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父亲送到医院不过10多个小时,就无缘无故地不正常死亡,当时全家人都非常震惊,感情上无法承受。他否认其兄和姐夫殴打了钱主任,表示是在扔桌子上的盘子时,盘子反弹撞到医生眼睛旁的,“钱主任的伤是无意造成的。”

  截至记者发稿时,曲阳警署正在抓紧取证调查此案。

  被殴医生:暴力让他萌生退意

  去年12月刚度过60岁生日的钱教授,由于专业贡献突出被返聘为岳阳医院肿瘤科主任,然而就在这次人生的“第二个春天”启幕不过半年后,一次暴力事件让他重省,“还要不要继续战斗在这个岗位上?”

  被殴后,和教授相依为命的92岁高龄老母看到他那满是伤痕的脸庞后,悄悄转过身去擦拭眼泪,哀求着儿子,“回家吧,不要再当医生了,我们俩的退休工资能养活自己。”心碎的母子俩相拥无语。

  在钱教授的记忆中,同事、同学的领口都曾被人揪过扯过。每当发生那些事情后,他总是劝慰他们忍气吞声。“在工作上,我自认是尽责的,不管什么时候病人来找我,我都会扔下手头的饭碗去看他们”,因伤情只能侧身躺的教授断断续续地说,终身未婚的他一辈子为了医学而生而活,却遭病人家属暴打,心境之悲凉无人能体会。这两天,不断有肿瘤科的病人和家属来探望钱教授,这让他略感欣慰。

  医务工会:法律援助医护人员

  岳阳医院副院长黄平告诉记者,事件发生后,她的手机几乎被医院职工打爆,要求为医护人员正名、维权的电话和短信一度造成其手机“短路”。

  钱钢则告诉记者,他一度完全失望,打算尽快伤愈后忘记这段记忆。但是很多不熟悉的同事同行打来电话,鼓励他“挺住”。素不相识的病人赶到病房声援他,谴责打人者。这让他看到了希望。

  “对殴打医务人员的现象,医务工会不会坐视不管。”市医务工会常务副主席周崇礼说。经过紧急筹备,“医务职工人身权利受侵害联动报告援助机制”即日起正式运行。据悉,“援助机制”今后将在袭医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介入到医务职工维权工作中,帮助职工搜集证据,给予法律援助。

  同时,该工会已筹集到40万元建立“医务职工法律援助基金”,今后医务人员遭受殴打造成人身伤害和遇到不公正待遇时,医务工会将向受伤者提供经济援助,为职工代付医药费、代请律师并帮助协调诉讼事宜。“我们希望钱教授能够站出来,代表所有曾经受到过伤害的医务人员起诉打人者,向他们索赔精神损失费,以警告那些冲动者在伸出拳头时考虑一下成本。”

  周崇礼表示,为医务职工开通维权绿色通道后,希望医务职工能安心、放手工作,提高诊断质量,减少医患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