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劳动民生>>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收学费不提供指导: 毕业实习学分是否该"免单"

2008年12月1日 02:34

来源:劳动报 作者:张贤贞 黄广萌 选稿:方清

  “自己找的实习单位,学校也没有指导教学,必修课中的7分毕业实习学分,是不是不该由学生买单?”上海理工大学应届毕业生冯癑有点想不通。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大四学生也有着同样的困惑。“要是与学校撕破脸,到时候毕不了业反倒成了大问题。”于是,无奈的大四生多数选择了“打闷包”。

  疑问:自己找单位凭啥要交钱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每个学校对毕业实习的规定不尽相同,大部分高校基本都在大四安排了5分左右的“毕业实习”,按照学分制收费标准,学生得为这门必修课交学费。

  上海外贸、立信会计、上海理工等学校的大四生表示,“毕业实习”为大四课程中的一门必修课。而上师大汉语言专业的袁同学则透露,“作为师范生,我们向实习单位所交的费用可凭发票向学院报销”。而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的付同学和商学院电子商务专业的陶同学告诉记者,他们专业并未将“毕业实习”作为一门必修课。不过,毕业生们却有一个共识,无论算不算必修课,实习单位都得自己去找。

  复旦一位辅导员坦言,如今,学生的实习单位大部分都是自己找的,只要结束时交给校方一张敲过章的鉴定书就算通过。

  既然是自己找单位,校方没有帮忙联系、也并未在实习过程中提供任何指导,是不是这些学分就能“免单”?毕业生们提出质疑:“凭啥还得交给学校钱?”

  调查:规定未涉及实习学分

  到底“毕业实习”的学分收费是多少?怎样的前提下,学校才能收取?如果校方没有推荐实习岗位,学生是否可以拒付?为了得到一个答案,记者连续致电了多家高校财务处。

  立信会计的财务处表示,学校从今年开始才彻底贯彻学分制收费,大四学生仍是实行学年制收费,因此谈不上为了实习学分交了学费。而记者向上海对外贸易学院的财务处留言咨询,却一直等不到回复。而上海理工大学的财务处,则是接连打了几天电话,都无人接听。

  从高校那得不到明确的答复,记者又查询了教育部相关文件。令人失望的是,文件只写明学分制改革提高了收费透明度,规范了收费行为。以往学校通常每年只是给学生一个学费的总数,不管学生选多少课,均缴纳统一标准的学年学费,提前毕业的学生照样缴纳学费等。学分制改革后,每一个学分“明码实价”,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经济情况进行选择。但是,也未涉及到“毕业实习”这门课到底应该如何收取学费的相关标准。

  专家:拒付可能毕不了业

  对于毕业生们提出的质疑,上海交通大学青年教授、教育问题专家熊丙奇认为,对学校而言,实习是规定学分,因此应收学费。但熊教授强调:“至于应该在实习中承担怎样的责任,这是值得学校重视的。包括联系实习单位、支付实习指导老师指导费用、在实习期中给学生相关教育等。如果没有这些教育内容,学生确实会质疑学校的这种行为。”

  当记者问及是否可因为学校的不作为而拒付此费用时,熊教授表示,没有依据,学校可能以学生没有支付学费、或者注册,而拒绝发毕业证书。

  不过,他同时指出,有的高校从节约教学成本出发,该给学生开设的实验课程不开设,“积极鼓励”学生在毕业年离开校园自行去积累经验并找寻工作。而在社会实践和实习中,其实也无法获得系统的动手能力培养,不过是办公室值班、整理资料、计算机操作、简单数据处理等等。

  熊丙奇认为,让大学生抛开学业,到社会上自行闯荡,“放羊式”感知社会、接受社会教育,不客气地说,其实是大学在“为学生好”的幌子下,收取了学费却给予学生缩水教育,导致教育质量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