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劳动民生>>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十几年来"黄牛"越打越多 医院呼吁执法部门介入行动

2009年11月11日 02:16

来源:劳动报 选稿:朱燕亮

  打了十几年“黄牛”,一打就跑,跑了又来,越打越多。沪上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医院管理者无奈地如此说道。和他一样,全市大多数医疗机构都在和“黄牛”经年累月的拉锯战中处于失败境地。“实施预约挂号后,号贩子一点都没有减少,相反有限的挂号资源成了他们更疯狂的敛财途径。”各家医院负责人都坦承了这一尴尬现状。记者综合诸多业内人士的分析发现,医院“打黄”面临几大困惑。

  困惑一:病人主动交出医保卡

  尽管每天派出青年志愿队向病人反复宣传动员,但仍然有很多病人主动把自己的医保卡、学籍卡交给“黄牛”,让他们代为排队。由于上海已全面实施实名制挂号,没有医保卡、学籍卡不能挂号。这一措施出台初衷是遏制“黄牛”倒号,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倒号成了一门产业,号贩子也自称有“职业信誉”,导致不少病人自愿与“黄牛”达成合作。

  困惑二:不能完全实施预约

  几乎所有的业内人士都表示,倒号顽症要彻底根治,只有在上海100%实施看病预约制,完全取消门诊排队挂号。但由于目前就医群体中60岁以上老人占三分之一以上,部分大医院外地病人占一半以上,一旦全面实施预约制,这两大群体将不可避免地遭遇新的“就医难”。“很多老人不习惯电话或上网预约,几十年来已经习惯了排队的生活方式,初诊来上海的外地病人大多数也不会预约,我们不得不考虑到他们的难处。”因此,目前沪上各大医院在分配预约和现场的挂号名额比例时,预约名额最多不超过一半。综合病人反映最集中的预约难点,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事实上每家医院预约最难的都集中在小部分专家身上,来自全国各地的病人太多,而专家一天门诊人数有限,预约周期长的确是难以解决的矛盾。

  困惑三:号贩越来越嚣张

  打击“黄牛”,上海医院通常采取派出工作人员劝阻的方式。由于没有拘留、处罚等执法权,这样的工作方式实质上无异于隔靴搔痒。

  某中医医院曾尝试针对“熟面孔”号贩子采取封杀措施,严禁“黄牛”持病人医保卡身份证挂号。然而,号贩子理直气壮地告诉挂号处,这是自己家亲戚要看病。争吵、闹事,状告医院“剥夺”他们就医权……最后,该院封杀行动无疾而终。一家三甲医院前不久尝试在门诊大厅强行驱赶号贩子。结果连续三天每到中午时,该院急诊处的三个厕所就纷纷离奇堵塞,污水横溢……

  有医院成立了红帽子小分队,在挂号高峰时期一对一做病人工作,劝阻他们与“黄牛”合作。然而“黄牛”们竟表示,“我是他们家请的排队钟点工!”而病人在边上往往沉默不语。于是,一对一的工作也失败了。

  打击“黄牛”需要全市综合执法。然而事实上,具有执法权的执法部门大多对倒号现象熟视无睹。一家医院负责人毫不避讳地告诉记者,“我打了无数次黄牛,没有一次成功。”

  卫生部门:办法仍在探讨中

  在医疗资源供需基本平衡的时候,看病预约是最适合社会的一项制度。而在供需极度失衡、优质医疗专家资源极度紧缺的社会发展阶段,挂号预约制度的设计要兼顾各方利益。由于制度漏洞出现倒号现象,这是社会制度过渡阶段的一个产物。上海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针对现阶段的一系列挂号矛盾,卫生部门已经在积极开展调研,希望综合专家、社会、市民、媒体等各方意见后,及时补上制度漏洞,完善医疗秩序和管理。但他同时也表示,“打黄”不是卫生部门一家的事,希望执法部门能联动,有一个加强长效监管的系统制度来配套。

  为何找黄牛

  病人A,来自福清下属某镇

  我们小地方的人,信息不灵通,说要到上海来看病,也不会想到上个网查一下,一般说来就来了。到上海一看,预约要等至少一个星期,想想一个星期的住宿费都超过给“黄牛”的钱,所以宁可叫黄牛帮忙排队。

  病人B,上海本地人

  我试过网上预约,要预约至少要约到1个月以后。等待的时间太长了,我们的病等得起吗?想想,还是找“黄牛”,当天来,当天就能解决问题。

  病人C,上海本地人

  我要预约的专家知名度很高,挂号一直很难。规定网上只能提前一周约,本来我也觉得挺好。谁知道,我试了几次,人太多了,都说“下周已约满”,等了好几个星期都是这样。听说,要想约到,最好是从开始预约的第一天的凌晨就开始抢单。这样,还不如直接到医院找“黄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