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劳动民生>>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原创证据未必能获认可 "葫芦娃之父"资格论定陷僵局

2010年6月4日 02:04

来源:劳动报 作者:庄从周 选稿:王呈恺

  今年2月,著名美术片导演胡进庆与助手吴云初正式提起诉讼,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告上法庭,要求确认《葫芦兄弟》和《葫芦小金刚》两部作品中12个主要角色的美术造型著作权。前天,该案进行了第二次证据交换,原被告双方分别提供了珍贵的分镜头台本墨稿和文字剧本稿。由于两份稿件的时间显示有先后,因此,“葫芦娃之父”资格论定再次陷入僵局。

  原告展示珍贵手稿

  在二次质证现场,原告律师拿出了厚达80页的《葫芦兄弟》及《葫芦小金刚》分镜头台本墨稿。尽管封面已经斑驳不已,但这份珍贵手稿清晰地记录着胡进庆当时创作的点点滴滴。与胡进庆老人不愿给美影厂添麻烦的态度不同,其子胡寅的维权意识和信念显得非常强烈。他对记者表示:“这些东西是父亲的宝贝啊!为了说服让他拿出来,我们费了好大的功夫。”

  递交证据时,律师强调,胡进庆于1984年至1986年单独绘制了《葫芦兄弟》13集分镜头台本墨稿作品,并在1988年完成《葫芦小金刚》6集分镜头台本墨稿作品。这些分镜头台本墨稿里,有胡进庆1984年手工独创绘制的“葫芦娃”形象的原创美术作品。原告吴云初对该“葫芦娃”形象进行了整理,两原告共为“葫芦娃”形象的原创人。

  创作时间成为焦点

  不过,看似“铁证”的珍贵手稿却遭到被告律师的多点质询。虽然认定80页的分镜头台本墨稿确实为胡进庆所创作,但被告美影厂的代表律师指出,并不能就此认定“葫芦娃”形象的原创作者。理由是,该分镜头台本并不完整,且创作时间也不能精确认定。

  与此同时,被告律师还提供了一份美影厂关于《葫芦兄弟》的文字剧本。鉴于剧本稿的时间早于分镜头台本墨稿,他质疑原告方所示证据的创作时间并非“1984年”,因此不能充分认定原告的原创权。他进而提出,由于13集《葫芦兄弟》当时是由两个摄制组共同完成,而胡进庆负责的是单数集的制作,所以,这是一项集体创作,“葫芦娃”这一形象应属法人作品,原创权理所当然归上海美影厂所有。

  “时代问号”何其多

  美影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说:“当时,观众只关注片子是哪个制片厂拍的,并不注意哪个具体的创作人。那本来就不是一个推崇个人的时代。”事实上,类似著作权争夺案件在中外并不少见。“超人”形象著作权西伯尔的继承人就曾与时代华纳就进行了长达数年的诉讼,而“奥特曼”著作权之争也持续了10年之久。

  胡寅接受采访时也颇显无奈:“这应该是一场无论谁输谁赢都会上诉的案子。”但他表示,由于此前《阿凡提》的作者曲建方就赢得了对美术形象侵权案的胜利,所以他们很有信心把七个“葫芦娃”也讨回来。

  美影厂副厂长郑虎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葫芦娃”的案子能够尽快有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结果,但由于其中涉及年代问题和知识产权,情况比较复杂,双方仍处在未达成共识的阶段,相关事宜已交律师全权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