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劳动民生>>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菜场改姓"公"菜价能否降 涨跌中考验政府调控智慧

2010年12月9日 06:33

来源:劳动报 作者:陆晴、徐巍 选稿:孙晓菲

  政府把经营不佳的民营菜场回购或回租……近来,这样一个念头总萦绕在陈方建的脑际。作为长宁区商务委分管“菜篮子”工作的副主任,他期盼着回购之举让菜场重归公益,把调控指挥棒握在政府手里。可菜场改姓“公”,真能解决菜价高企的难题吗?市商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齐晓斋表示:这,直接考验政府调控的智慧。

  菜场改姓“公”

  是否更有利调控菜价

  长宁位于上海中心城区,土地资源紧张。随着此轮菜价上涨,区政府在调控菜价时,愈发感受到一种体制带来的困惑。

  “长宁有三分之一的菜场为主渠道网点。剩下三分之二的都归其他成分所有。”长宁区商务委副主任陈方建说,在调控菜价时,一些措施面对民营菜场时很难落实,因为老板们追求的始终是利润。区内甚至已经有经营者想要关闭菜场,转做他业。

  “我们更担心的是,这一轮菜价上涨被平抑了,下一波行情再来,怎么办?流通环节的根本问题应该得到解决。”他认为,如果区域内菜场都能直接归区政府,就能更方便快捷地进行管理。而这样做的主要目标有两条。一是确保菜场公益性,防止网点随意改“姓”。二是在价格出现波动时,能更好地进行调控。“回购的念头,我们在菜价上涨前就有了。但此波行情变化,促使我们想要去试试看。”他坦言。

  长宁的这一观点,在不少区县也存在。某区商务委负责人曾羡慕地提及,在平抑菜价过程中,有些区的工作很“出挑”。原因就是菜场几乎都在政府手上。

  眼下,长宁已着手准备回购、回租民营菜场。根据设想,将先易后难,逐步推进。比如,先与那些经营状况不佳,有意改行的菜场洽谈。陈方建否认了将把全区所有民营菜场都回购或回租的说法,“如果民营菜场本身经营得很好,我们当然乐见其成。”

  姓“公”优势

  菜价上并未体现出来

  菜场姓“公”之后,菜价就会出现明显下降吗?市场会给出最有力的回答。

  位于闵行南方商城附近的平阳和陇西菜场,相距不超过两公里。其中,平阳菜场隶属于古美街道,由街道下属的一家商业公司负责日常运营管理,标准的姓“公”。该商业公司负责菜场的孙小姐告诉记者:“街道下属三个菜场的场地都是向开发商租的,政府为此每年都要补贴数十万元。”而陇西农贸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负责招租的徐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菜场是我们梅陇镇陇西村自己集资建的,政府没有给过一分钱补贴。”

  在菜市上出现涨价行情后,两家菜场做出了不同反应,摊位费就是一例。在平阳菜场,来自安徽安庆的吴秀琴夫妇租了41和42号两个连在一起、靠走廊的好摊位,每个月摊位费达到1200元。而在陇西菜场,类似位置、同样大小摊位的月租却达1800元。

  照理,摊位费每月便宜600元,菜价应该更便宜。不过,记者走访后发现,两者差距并不明显。以昨天销售的小青菜为例,平阳菜场的价格普遍是每斤1.2元-1.3元,而陇西菜场则是1.3元-1.5元,两者价差在0.2元左右。而菜贩嘴里所谓的“干货”价格几乎没有差别,比如番茄都为每斤2.5元,山芋则是4元。

  由于政府管理更方便,摊位费也更低,理论上说,平阳菜场的菜价应该比陇西来得便宜。但摊主们告诉记者,市场化的进货渠道,完全可以将公有菜场的政府财政补贴优势“消耗”殆尽。

  原来,两家菜场的蔬菜都是从附近的松江九亭蔬菜批发市场批来。“陇西菜场规模是平阳菜场的一倍。我们经常合伙租一辆车去拉蔬菜,买的量多,自然就便宜了。”陇西菜场一位菜贩告诉记者,在九亭,他们经常碰到只是踩着三轮车来拉货的平阳菜场菜贩。后者因为量少,自然拿不到价格便宜的菜。

  南汇菜农王大忠,去年曾经在平阳菜场里做过蔬菜生意,今年初却“逃到”了陇西菜场。他直言:“虽然平阳的摊位费便宜,但生意不如陇西。一个月下来,在平阳赚2500元左右,而陇西能达到3500元,去掉多出的600元摊位费,仍然有可观的收入。”

  古美街道商业公司负责人也坦言,除了摊位租金,他们手里没有太多的办法让菜贩的经济压力再小一点、菜价再降低一些。

  要想菜价降

  仅降摊位费还不够

  “回购菜场初衷是保障民生,但这不一定能解决菜价上涨的问题。”市商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齐晓斋直言。

  他分析,菜场如果改姓“公”,企业能更自觉地承担社会责任,政府也便于管理。但菜场是微利行业,此次涨价过程中,民营菜场经营者就并未因此享受到暴利。从这一点上说,“私”改“公”,不意味着企业利润直接被摊薄,菜价中包含这部分成本也不会立刻减少。

  “如果要平抑物价,解决流通环节的问题才是根本。”齐晓斋说,蔬菜、水果、生鲜产品等具有特殊性。在流通过程中,其损耗很大。比如,100斤的蔬菜放到黄昏,可能会发生自然损耗,只剩下90斤。所以,看回购之举能否成功,关键是要看政府能否依靠规模化优势,减少流通过程中的中间环节,降低损耗。

  回购菜场还面临着会不会让人觉得市场经济咋倒退了的隐忧。市流通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汪亮直言,菜场回归公益绝不能简单地将菜场收归国有。陈中建也坦言,回购菜场不能回到原先政府大包大揽的老路上去,“市场化运作加上政府调控手段,是主要原则。”

  据悉,为了避免政府调控过于强大,长宁将只负责把民营菜场的资产回购或回租,同时引进管理较好的专业企业运作。“这些企业并不限于长宁区属企业。通过竞聘后,选出优胜者。”陈中建说,区政府会给企业提供一个较低的租金。不过,如果市场出现波动,企业也必须听从政府“指挥”。比如,菜价高时,政府可能出台某品种蔬菜的最高限价。当供应量小时,政府也可以减免企业部分时间的租金。

  成本难题是试水回购要碰到的最后一个现实问题。某区商务委负责人透露,早年,市商委就曾考虑在全市把民营菜场都收回,但后来无疾而终。因为民营菜场牵涉面太广,成本太高。“菜场面积一般要在1500平方米左右。在中心城区,购买多个这样大体量的商业面积,不是每个区政府都有足够财力支持的。”他说。

  稳菜价,需多条腿走路

  在采访中专家指出,长宁回购菜场无疑是一种平抑菜价的积极探索。但从通盘考虑,探索菜价稳定的机制,政府还需要从市场角度入手,多条腿走路。

  菜场可建自有产销体系

  汪亮提出,现在市场上大部分的蔬菜由曹安、江桥等几个大批发市场的菜贩控制,这不利于菜价调控。他建议,一旦菜场收归国有,负责运营菜场的机构可通过和产地的直接联系,构建自己的农村合作社,形成常态化的直供直销机制。

  这样,一方面,可以促进农业生产集中化,由流通环节带动农村现代化。另一方面,菜场也可以有稳定的菜源,抵御风险的能力大大加强,并可以培养出一批大型的国有农业流通企业。

  开设“钟点马路菜场”

  冬笋6.5元500克,河鲫鱼5元一条,小白鱼1元一条,小青菜1元钱可买到1公斤……记者在闵行区调查时发现,不少区域开出了马路市场,这些规定“钟点”进行营业的马路菜场因管理完善、菜价低廉、品种多样,成为市民提篮买菜的好去处。

  在位于银都路上的蔬菜疏导点,600米长的马路边整齐地摆放了70多个摊位。摊前人来人往,生意兴隆。据悉,该疏导点营业时间为每天早上6点半至12点。据疏导点负责人初步统计,每天客流量达到了3000人次。

  据悉,闵行区从虹莘路试点马路菜场以来,目前13个街镇均设有马路菜场,并以“钟点”营业。政府合理管理马路菜场,后者的低菜价则对菜场销售的菜价直接造成冲击。业内人士认为,这种市场化操作模式,有望快速降低菜价。

  新建菜场由政府参建

  一些区县反映,当他们想要给出补贴,或减免菜场摊位费等中间环节收费时,财力由何而出常常令他们犯难。为此,业内人士认为,今后各区政府完全可以建立一笔菜场应急专项基金。遇到有应急情况时,可按事先制订的预案,直接予以拨付。

  闸北区商务委有关人士则介绍,他们已向区政府建议,今后新建菜场在规划、建设初期,就由政府以成本价参与建设。这样,在规划初期如果政府能掌握一部分菜场的产权,在进行招投标时就能更主动地进行招商,确保民生。

    >>>专题:物价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