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劳动民生>>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中毒"女工遭遇维权难 工人无法接受工伤赔偿仲裁

2011年2月14日 06:17

来源:东方网 选稿:王丽琳

  正己烷之毒

  正己烷,是一种化学溶剂,它的挥发速度比酒精快,擦拭玻璃的效果也比酒精好,但是具有一定的毒性,会通过呼吸道、皮肤等途径进入人体,长期接触可导致人体出现头痛、头晕、乏力、四肢麻木等慢性中毒症状,病人可能因此患上周围神经炎,严重的可导致晕倒、神志丧失、甚至死亡。慢性中毒症状主要有,头痛、头晕、乏力、胃纳减退,其后四肢远端逐渐发展成感觉异常,麻木,触、痛、震动和位置等感觉减退,尤以下肢为甚,上肢较少受累。进一步发展为下肢无力,肌肉疼痛,肌肉萎缩及运动障碍。神经-肌电图检查示感神经及运动神经传导速度减慢。防护措施主要包括:佩戴自吸过滤式防毒面具(半面罩),戴化学安全防护眼镜,穿防静电工作服,戴防苯耐油手套。工作现场严禁吸烟,避免长期反复接触。

  执法之困

  代工企业职业健康防护严重缺失

  东方网2月14日消息:据《劳动报》报道,嘉定区马陆镇,高速公路旁的一个院子,座落的正是盈诚公司。曾发生过正己烷中毒的车间铁将军把门,现场工人告诉记者,现在的装网车间搬了地方,“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

  代工企业被罚12万元

  不一样,是因为事发后卫监部门对公司做出了行政处罚决定,认为他们未按规定申报职业病危害项目并进行职业病危害因素检测、评价,未按规定组织劳动者职业健康检查等行为违法,罚了12万元。按照卫监部门要求,车间进行了整改,原先的正己烷清洁剂改成了低毒无毒的材料,缩短使用有机溶剂工作岗位操作工的作业时间,尽量减少接触有机溶剂的机会。在新装网车间,8个机械排风柜装置开始作业,工人进入车间时还被要求佩戴防毒口罩。据嘉定卫监所提供给本报的信息,经整改,盈诚公司重新建立了职业病防治的管理制度及操作规程。据悉,自2009年3月31日起,相关部门共20多次到公司进行职业病防治检查、指导。

  老板初中文化不知职业病

  但事情并没有因整改而结束。身陷数起官司的吴险峰一脸懊恼地告诉记者,输了官司赔了钱,他“很冤”。“我在这个行业干了20多年,大家都是这么做的,从来没有出过事。”他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用正己烷清洁镜片都没事,就他的企业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只有初中文化,对什么职业病问题真的不懂,用汽油清洁效果好,也是行业习惯,我只是按习惯做事情。”

  吴险峰认为自己“倒霉”,出事后他前后支付的工人医疗费和误工、交通费近百万元,光鼠生长因子一针要200多元,有人连着打了几个月,隔天就打一次,住院期间工人的牛奶、加餐、护理都是公司董事掏的钱。他说,如果政府早点来指导,这些钱就不必白白花出去了。但在盈诚公司开办之初,据吴险峰说,没有相关部门来提醒、指导他应该如何预防职业病侵害。

  职业健康防护严重缺失

  “很多企业都说不知道职业健康这回事,其实我们每年做了大量宣传。”市卫监所职业卫生监督科科长朱素蓉对此有些无奈。而更让她无奈的是,企业申办时有很多项前置审批许可,但独独缺了职业健康防护许可。根据现行法规,企业应当在申办工商执照时,主动向卫监、安监部门申报,由上述部门实施定期危害因素监测和危害风险控制培训监督。但是如果一家企业没有足够的社会责任感或者职业健康意识而没有申报呢?市安监局职业安全健康监督管理处处长邬振伟表示,对不主动申报的予以警告、责令限期改正,可并处2-5万元罚款,而在实际操作中,通常只对整改不力的罚款。

  按照目前的执法模式,不申报的企业主要靠执法部门在茫茫企业中主动“搜索”。记者从市卫监所了解到,全市目前仅120名职业卫生监督员,历年来申报过的企业约16000-17000家,监督员必须划片区逐个寻找“漏网之鱼”,工业园区是查找的重点。如果企业不设在工业园区,逃过监管不是一桩难事。

  嘉定区卫监所相关负责人坦承,法制意识薄弱,社会责任不强,只注重经济效益,职业病防治积极性、主动性不高在中小用人单位中是比较普遍的现象,职业危害已成为影响劳动者生命健康的突出问题。邬振伟也透露,目前申报的企业主要是大中型和外资制造业,小企业较少。据市卫监所公开资料显示,诸如嘉定区现存的职业病危害项目企业共2030家,但仅1185家企业依法进行了申报。据此朱素蓉指出,在整个职业健康监管链上,企业要自律,行业协会应负责监管,工业园区应在招商引资环节主动承担把关责任。相关专家认为,中小企业已成为职业健康侵害违法主体,一些由区县负责的工业园区以经济和税收为导向,职业防害被置于不重要的位置。

  要改变这种现状,邬振伟建议设置新办企业卫生评价环节,从制度上确立其和环评一样的前置许可地位。朱素蓉也表示,在制度设计环节上应确立前期预防制度和年检制,对可能产生危害的企业,应先通过职业卫生审批再核发工商执照。

  违法成本太低需要反思

  而盈诚公司违法成本之低也同样需要反思。除去医疗、营养、交通等实际支出费用,该公司用于受害员工的赔偿尚不足万元,且只是“解除合同的经济补偿”,占赔偿大头的工伤赔付实际上是由政府统筹的保险承担的。对于李云达这样完全依赖打工维持全家生计的离乡农民来说,她的余生价值甚至连10万元都不值。邬振伟表示,《安全生产法》规定,发生生产事故后,每死亡一个人企业罚款10万元;而《职业病防治法》49条规定,出现职业病的企业首先责令停止危害作业,或提请政府按照国务院规定的权责责令关闭,并处10-30万元罚款。但事实上,关闭很少,这一条款前提是“对健康造成严重损害的”。如何界定严重?第几级职业病算严重?法规没有明确。“哪怕50个人得病,罚款也不会超过50万元。条款是详细的,但还不够明确,有一个人得病,企业该罚多少钱?”

  转移危害

  “苹果”就生产链“中毒”选择沉默

  李云达她们并不清楚,盈诚公司究竟有多大,只知道“厂里效益好得不得了,活来不及干。”她们向记者提供了一份盈诚公司的客户名单,其中包括厦门舜泰、旭业光电、东莞舜泰、川禾田光电、厦门高晶以及厦门玉晶。

  吴险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坦言,在2009年之前,他的企业主要为山寨机和联想手机做代工生产,到了2009年以后就成为苹果iphone4手机摄像头的重要加工商,在其每天100万片滤光片的产量中,大概有近一半的产品是在为苹果进行代工。“我在代工行业已经很有名气了,这也要归功于李云达她们这批人,没有她们的功劳,公司是不可能为苹果公司供货的。”

  控制成本“代工族”选择廉价清洁剂

  吴险峰告诉记者,发生职业病事件时,正是他与苹果上游供货商———某台湾大型代工企业谈判之时。据他说,台湾代工商仔细评估了财务、生产现场流程、职业安全防范规章,确认没有问题后双方签下了协议。“我是第二手代工,台湾人转包给我的。”吴险峰表示做代工的资金压力一直很大,汇率一直在变化,连续两年工人要涨薪,按照代工行规产品每三个月降一次价,加工一片滤光片卖0.13元,只能挣一分钱。“做了苹果高端产品后这个利润还算可以的,之前做联想几乎挣不到什么钱。”在这种强压之下,控制成本,选择更为廉价的汽油清洁剂,或许成了“转包代工族”的无奈选择。

  危害转移品牌企业把有毒生产线转出

  朱素蓉认为,上游品牌企业把危害生产线转移到代工企业,眼下已成为职业病发病的重灾区。对于代工企业来说,控制成本是个严肃的问题。

  在盈诚公司职业病事件中,除了负有直接法律责任的企业本身外,其下游的跨国公司、知名企业,并不能逃脱道德上的责任追溯。本报在接到投诉后多次联系苹果公司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复,因此目前尚不能确认李云达经手的产品是否就是iphone手机。但无论如何,作为盈诚公司现任的下游客户,这家跨国企业如何对上游加工商的职业健康防护实施监管、如何关注其上游劳工的人身健康权益,相关信息理应向社会公开,而非仅仅沉默。

  正己烷之毒多家“苹果”代工厂有染

  尤其是,类似盈诚这样的转包代工商,对于苹果来说可能不止三五家,一级供应商之上的二三级供应商中或许还有很多李云达们正在为权益而奔波。中国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发布“苹果的另一面”调研报告,透露苹果代工企业之一的苏州联建科技公司和运恒五金机电运营部工人均发生正己烷中毒。

  但沉默似乎是苹果惯用的答复方式。其给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以及其他多家民间环保机构的回复就是“不回复”,甚至在长达几个月时间里,完全陷入沉默。据苹果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它承诺“确保供应链有安全的工作条件,确保工人受到尊重并享有尊严,同时确保生产过程对环境负责”,每年它都会发布一份“供应商社会责任进展报告”。然而2010年的苹果社会责任报告中,并没有具体供应商的名单和资料,其整个供应链始终处于保密状态。

  按国际惯例,绿色供应链要求把环境保护意识、“无废无污”、“无任何不良成分”及“无任何副作用”贯穿于原材料供应商、制造商、分销商和零售商整个产品链条中。在“盈诚事件”中,涉事的下游大企业事实上远不止苹果一家,而在事件善后的过程中,并没有一家企业出来承担其应有的社会和道德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