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劳动民生>>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多点执业"遭遇现实拷问 病人期盼专家下基层有难度

2011年12月19日 08:42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蓓 选稿:杨洋

    东方网12月19日消息:据《劳动报》报道,本月中旬起,上海开始试点医生多点执业新政。一个平时凌晨排队都不一定抢得到号的专家,现在或许可以在其他医院增开门诊,这样的政策是否会受到欢迎?

  记者调查发现,尽管在社区和病人层面,这一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医改“重拳”获得了预想中的欢迎,但在医院和医生层面,由于诸多现实问题,新政却意外遭遇冷落。相关人士呼吁,尽早出台配套方案,让医生下基层之路没有挡路石。

  社区:专家啥时候来

  冬日午后,长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里坐满了候诊病人。家住长桥一村的孟梅珍阿姨是个慢性肾病患者,每月要去瑞金医院看一次专家门诊,每周在社区配点药。说到看专家门诊,孟梅珍用“抢一样”、“5点钟出门排队”来形容。“在社区看专家门诊?”当从记者那里听说现在大医院专家可以到社区来开门诊时,孟梅珍立刻打听“有没有肾脏科陈楠教授”,很有些迫不及待。

  “我们当然欢迎专家们下社区。”长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韩建新告诉记者,实施社区医疗体制改革后,长桥社区加大了对慢性病人的三级预防和健康宣教,从六院、瑞金、中山医院请了一批专家。“但专家们实在太忙了,而且不是本职工作,难度事实上很大。”第六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霍青萍平均每月到长桥社区来半天,每次至少接待40个病人。像这样自市级大医院的专家能够做到每月半天下社区,已经非常难得。

  医院医疗体制遭遇挑战

  和来自社区的期盼形成对比的是,大多数三甲医院对此事出人意料的被动和低调,表达了诸多困惑。

  “这是接轨国外的大方向,但管理上难度比较大。”一位不愿具名的三甲医院院长表示,人都派出去了,医院里的活谁来干?如果影响了本院医疗质量,怎么办?如果把病人带到外面去,造成本院病人流失,影响了门诊收入怎么办?瑞金医院副院长郑民华说,在国外,医生是自由职业者,可以自由在医院间流动,同时在多家医院注册行医,各医院的管理也通过任务书确定其工作量,只要完成本院工作并达到要求,其他一概不问。而我国公立医院是事业单位,医生是单位人,医生的各种保险和福利待遇都由医院承担,医生从住院医生到专家的成长离不开医院全力支持,两者关系几乎密不可分。探索多点执业仅仅是个开始,绝不意味着医生从此就成了社会人,变成了“自由身”。

  “试点多点执业或许会对现有医疗体制、人事管理模式发起挑战,倒逼公立医院完善管理提高效率。”上海市医改专家团顾问范关荣教授告诉记者,新政向民营医院、外资医院以及社区医院开放了优质医疗资源,这或将引来新一轮医疗资源调整和再分配,对于公立医院来说,假如不从根本上改革目前低效率的运转模式,势必在本轮洗牌中遭遇发展瓶颈。

  医生心存不少顾虑

  随着多点执业政策正式启动,届时将会有多少医生签约第二、第三执业点?范关荣认为,试点初期可能签约人数不会太多。

  “双休日专家在外面坐门诊开刀,这种情况一直存在。”范关荣以及另一位三甲医院院长表示,过去“飞行门诊”(指双休日坐着飞机外出坐诊)属于不能明言的“灰色地带”,尤其是江浙两地,每到周末就有不少上海专家在“加班”,这其中有些属于医院之间合作协议类型的会诊,也不排除个人行为。

  试点多点执业政策,将“潜规则”合法化明朗化,鼓励有余力的医生增加执业点,这一政策是否会受到医生们的热捧?一些专家表示,囿于传统观念的束缚,医生们大多不会乐意把这类事情“晒”到太阳底下,至少不会第一个出头。也有医生坦言,明朗化以后,是否会影响个人外出执业的收入,是他们比较担心的。

  据了解,今年3月北京已经试点多点执业,新政实施2个多月后,全市仅十几名医生签约,且主要集中于非热门的专业。

  风险医疗纠纷怎么管

  医生在非本单位执业,一旦发生医疗事故或纠纷,谁来承担责任?不论是医院、医生,还是社区和市民,都对这一问题持关注态度。

  同济医院副院长罗明表示,医生在本单位有严格的规章制度和规范流程,对执业环境、辅助团队也较熟悉,质量控制有保证。如果到水平相对薄弱的医院点执业,发生医疗事故与纠纷的几率大大提高。对此,上海在《多点执业试点方案》中表示,医师多点执业,应当接受执业地点的卫生行政部门及所执业的医疗机构的监督和管理。但不少院长指出,由于医生与医院关系的紧密性,万一出了事情,原医院还是不能完全免责,至少名誉受损。

  业内专家表示,医生“走穴”之所以饱受诟病,就是因为事故隐患重重。试点多点执业,让医生流动“从暗处到明处”,从“堵”到“疏”,长远来看有利于监管。关键是如何落实属地化,并在细则中对事故或纠纷责任做进一步明确。

  范关荣指出,目前实施的医疗责任保险制度主要针对医生在本单位执业发生的医疗事故,赔付范围并不包括第二第三执业点,建议配套保险政策应尽早跟上。

  建议操作规则应细化

  “大医院医生本身就忙不过来,怎么可能再出去兼职?”在网上,针对上海试点新政,一些网民也表达了他们的担心。

  “流动不会影响公立医院运转。”范关荣教授以仁济医院为例指出,该院目前有700多名医生,其中拥有高级职称的占一半,由于医院门诊场地所限,至少一半专家的门诊并没有开足,“仍有余力再增加门诊。”范关荣说,忙闲不均现象在上海一些大医院较为典型。“一般的主任、副主任医生下到社区看病,专业能力绰绰有余,真正分身乏术的仅仅是极小部分大牌专家。”他建议,出台进一步政策细则,鼓励各大医院重新调整医疗资源,主动把富有余力的高级人才输送到社区。

  多点执业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看病难,黄浦区卫生局局长赵丹丹这样告诉记者。以往多位专家挤在一家医院,患者蜂拥而至,加剧看病难。假如执业地点增加,将可有效分流患者。而新执业模式还会带动医疗机构之间良性竞争。

    <<<聚焦:上海医改

一键转发